American Philanthropy 2.0: Philanthropy with Venture Capital Mindset

Xinhua News
In 1978, when Lance Fors, then a student, “immigrated” from Chicago to Silicon Valley, little did he know in the next 30 years Silicon Valley would breed so many young...
This media release is showcased in the original language.

American Philanthropy 2.0: Philanthropy with Venture Capital Mindset

Date:  2014-11-12 21:56:14

1978年,当还是学生的兰斯·福斯从芝加哥“移民”到硅谷时,乔布斯的苹果公司才创办不久。年轻的硅谷在未来30多年里,孕育了一批年轻的亿万富翁。而人们未曾想到的是风险投资不仅养大了美国科技,在后来还启发了一种新公益模式——社会创投。

和传统慈善有什么不一样?

社会创投是什么?一句话,如何运用风险投资配合战略管理的思路来投资公益组织。这个名词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还很陌生。

2014年11月初,当福斯站在北京论坛的讲坛上,他不是来这里传播DNA诊断技术的,尽管这是他的老本行。他此行的目的是把社会创投的方法论更多地分享给中国。

十年前,还在硅谷担任一家DNA诊断技术公司——第三次浪潮科技公司CEO的福斯对社会创投产生了兴趣,当时在美国这还是一个很潮的名词。他用了最简单的方法——谷歌搜索,找到了日后的合作伙伴之一:SV2(Sillicon Valley Social Venture Fund),一家本地社会创投基金。

当时,SV2手头投资了几个小项目,包括“阅读伙伴”计划,即邻里社区的志愿者为5到11岁阅读滞后的在校生提供一对一的课外伴读。

2003年,“阅读伙伴”的运营预算只有18万美元,为当地一所学校服务。SV2提供了包括资金在内的三年项目支持。福斯随后的加盟,并当选“阅读伙伴”董事会主席,更是为项目带来了雄心勃勃的远景规划。

2012年,“阅读伙伴”总运营预算已达800多万美元,覆盖美国3个州、60多所学校。而到2014年,这些数据又翻了一番多,保持了几何增长态势。

回过头看美国慈善圈,二十多年前,大型基金会盘踞在生态链顶端,它们认为自己扮演着银行开支票的角色,而下游是为数众多的草根组织。普通捐赠人更像一个消费者,为自己喜欢的项目买单。直到社会创投的出现,提供了一个以社会影响为驱动的新模式。

有意思的是,社会创投的诞生在美国西海岸并非偶然。从西雅图到硅谷一带,不缺的是一夜暴富的科技大佬、寻找金子的风投公司和崛起的中产阶级。

福斯说,以前,慈善家多半是六七十岁的退休富人。现在,40岁以下、和互联网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他(她)更希望干预式的慈善。

“老的慈善是你捐钱,你自我感觉良好,你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产生社会影响。现在,人们更想要的是卷起袖子,参与进来。不光给资金,你要给它打造战略计划,做领导力培训,提供你自己的时间和专业技能,跟踪项目发展。”福斯说。

从免费到收费

当你的产品足够好,为什么不能收一笔合理的费用呢?让福斯自豪的是“阅读伙伴”目前一半资金、高达几百万美元都由合作的170所学校支付。这个项目正朝着财务自主的方向发展。

曾经,美国的公益组织日子过得很滋润。从1995年到2005年,美国的非营利组织数量增长了3倍,因为互联网泡沫带来的热钱,不仅创造了财富神话,也让很多草根公益轻而易举获得资助。

福斯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涉足公益圈。不过,他认为,很多组织的问题恰恰就出在“免费给予”上,免费模式只适用小组织运作,一旦组织开始扩张,需要有人愿意花钱。也正因如此,当2008年金融危机降临时,人们不再慷慨解囊,一下子把很多公益组织抛入巨大的困境。

然而,“阅读计划”却把这当成是难得的机遇,顺利实现了从免费向收费的转型。

“在美国,有相当一部分低收入家庭的儿童阅读能力要比平均水平滞后1到3年。‘阅读伙伴’的理念足够简单,就是把孩子们阅读提高到平均水平以上,而学校老师是没有办法对所有这类孩子进行单独辅导的。”福斯说。“学校看到了学生明显的进步,愿意掏这笔钱。”

如同风投一样,社会创投也有投资周期,一般在3到7年。它最终目的是帮助非营利组织“断奶”,走上一个自我良性循环的轨道。

投资的核心永远是人

当然,社会创投有风险。福斯承认,在他参与投资的项目中,40%非常成功,25%虽然还没“死掉”,但也远没完成设想目标。

“我创办第三次浪潮科技公司时,总人问我,在投资中,到底是钱还是技术比较重要?我的回答是人最重要。这个答案也适用于公益组织,你要看你去投资的是什么人,他有没有潜力,有没有领导力?”福斯说。

他把这种投资人与公益团队的关系比作从恋爱到步入婚姻的过程,“你不可能在第一次吃饭时就求婚。还需要吃更多的饭,去约会,去磨合。”福斯告诉记者,社会创投一般都是针对1-10人的小团队,处于公益创业早期,这样的团队往往只有身边亲友支持,它真正需要的是擅长于能力建设的专业人士帮忙。

但他同时承认,参与社会创投是有一定技术门槛的,不仅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家人、邻里的组合,更需要是企业家的思维和眼光。在美国,不少成功的社会创投组织都有企业家背景。

福斯的另一个身份是SVPI(Social Venture Partnership International)董事会主席。2013年,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将社会创新合作伙伴的公益模式引进中国,与SVP合作成立了SVP中国。

“中国社会财富、科技都成长很快,现在是进行社会能力建设的好时机。”福斯说,也许种下一千个花种子,只有十朵能开花,但不尝试又如何知道谁能成功呢?

新华网北京11月12日电(记者戴盈)

来源: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2014-11/12/c_1113216369.htm


email不可为空email格式不正确恭喜,提交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