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东曙:谁是中国新一代的“士”

本文根据乐平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在2015乐平机构年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他受资中筠先生四年前的一篇讲稿《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的启发,发表了这篇主题为“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弥新”的主题演讲。
Stay tuned for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沈东曙:谁是中国新一代的“士”

Date:  2015-03-27 22:35:12

演讲人/沈东曙 

问:谁是中国新一代的“士” ?

几天前,我重新读了资中筠先生在四年前的一篇讲稿,叫《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我改了一下,叫“中国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弥新”,作为今天讲演的主题,让我们重新来理解一下“知识分子”是什么,或者说在中国的传统当中“士”是什么?谁是中国新一代的“士”? 

儒家思想代表我们中国传统思想的文化核心,孔子在我看来是个特别高级的秘书,他把我们两千五百年的文化中的一些精华做了记录和整理,然后做了阐述。那谁是孔子的老板?当我们来想一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是在问,谁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谁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谁配得上孔子这样高级的秘书? 

从事社会创新工作的我们有时会觉得和家人朋友很难解释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这些年也不断在解释,思考。今天我想说,或许可以这么去说,就是说你在乐平做这个事情,是因为你想去改变这个国家,想用你的力量把它变成一个你喜欢的地方,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而且尽量想有创意地做、快乐地做,你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如果你用这个方式让自己快乐,更加欣赏自己,然后更加欣赏所有的人,更加欣赏你所在的社会,你也就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生活得更好,让周边的人都生活得更好,也许这么想,我们就有了新的公民意识,也会更清楚地找到自己的定位。 

答:“士”:能自救,关切社会,承担社会责任

中国的思想,包括所谓道统,看资中筠先生的文章,基本看到的是忧国忧民的情怀,以及对自己人性成长的关切。“士”在很多中国文化论述当中,都是用来讲知识分子,所以资老师那篇文章非常多地论述到了知识分子,他们在所谓的道统成长当中的责任、演变以及失落。那究竟新一代的知识分子是谁?

这个“士”,在今天,我们有很多有意思的叫法,教授、专家等等,还有公知。为什么这个公知的叫法当下变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称呼?钱理群先生总结了一下,他把这些所谓的公知叫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果“士”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能想象他们利用自己的知识才华,不是为他们的利益优先考虑,而是真的为了我们社会的公众利益考虑吗?

所以,我们应该重新想一想,在二十一世纪这个时代,我们还要靠这样的知识分子来定义中国的“士”吗?对士的定义,我认为,一定不会是精致的或是粗糙的利己主义者,只要他能够既自救,救自己,又能关切社会,并且承担社会责任,那为什么不是我们所说的“士”呢?如果我们自己都上过小学中学,也有这份追求和担当,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士”呢? 所以我想把“士”这个看起来很风骨、很有担当的字,贴在诸位的身上。这是我想的乐平的士,是我想象中的中国社会的脊梁。还有什么人比这样的人更值得来做中国社会的老板? 如果说中国社会有这样好的老板们,我相信一百年后,我们还会有像孔子这样的高级秘书诞生。那个时候他可以总结,这些老板们过去一百五十年,三百年做了什么。这样我们会继续完成这个道统的承载。

注:本文根据乐平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在2015乐平机构年会上发言整理而成。

>乐平使命<

通过对社会企业、

社会企业家的耐心投资,

为机会缺失人群创造平等

发展机会,产生规模化影响力。

>了解我们<

微信:lepingfoundation

微博 :@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

网站:www.lepingfoundation.


email不可为空email格式不正确恭喜,提交成功!